王肖璠分别得到亚洲拔尖首席推行官,携程的义

2019-07-21 18:42栏目:财经资讯
TAG:

携程旅行网CEO孙洁近日在上海总部接受英文媒体《南华早报》专访,对外披露了近期为女性员工推出的冻卵福利。在谈及国际化发展进程以及在线旅游行业竞争格局等话题时,孙洁表示关键在于携程如何保持自身优势,“我们既要有大公司的严谨和专注,也要有小公司的纯真和激情。”

澳大利亚最具影响力的全国性报纸《澳大利亚人》近日发表了一篇名为《低调的成功者》的文章。文章聚焦以互联网公司为代表的中国科技企业的成功女性企业家。其中特别提到了携程旅行网首席执行官孙洁,并回顾了孙洁从一名佛罗里达大学的普通留学生,到成为世界领先在线旅游企业CEO的历程。

王肖璠分别得到亚洲拔尖首席推行官,携程的义务超过一张长沙票一间房。中新网2月16日电,对于很多人来说,携程这家中国最大的OTA企业是低调的,所以当美国最著名的财经商业杂志《快公司(Fast Company)》将其列入了2017中国十大最具创新力企业排行榜之中时,不少人会猛然发觉其已悄然成为了BAT之外的另一家超级巨头。

中新网7月14日电 近日,国际知名财经杂志《机构投资者》公布了2017年度“亚洲区最佳企业管理队”的榜单(2017 All-Asia Executive Team)。

孙洁:携程的使命超越一张机票一间房 让旅行更幸福,近日刊发对于携程旅行网首席执行官孙洁的专访文章。孙洁接掌的携程目前拥有 3 万名员工,逾 200 亿美元市值,是中国互联网旅游行业老大,全球第二。孙洁也因此创下两个第一:中国一线互联网上市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全球上市 OTA 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

图片 1

图片 2

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让携程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互联网圈和旅游业最重要的玩家?为此,彭博社对话了携程CEO孙洁,问题的答案也许就在其中。

继去年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局主席兼CEO梁建章当选亚洲TMT行业三位“最佳CEO”之一后,携程今年再次受到肯定,一举夺得四项荣誉。其中,作为“表现卓越的公司”,携程今年还被评为年度最佳公司团队之一,并成为入选名单上唯一的在线旅游企业。

2012 年,时任携程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的梁建章临危受命,走出书斋。孙洁与梁组成了一对黄金搭档:梁建章定战略、指方向,孙洁负责执行和带团队。携程过去几年的国际化路径,被媒体戏称为全球范围里的“买买买”。从 2013 到 2016 年,据不完全统计,携程已花费超过 20 亿美元于海外并购。每一笔交易背后,能读出携程不同角度的战略思考,对于有着硅谷工作经历的孙洁而言,亦是绝佳的用武之地。

携程CEO孙洁在上海总部接受《南华早报》专访

澳洲媒体:携程CEO孙洁,低调的成功者

图片 3

在最佳CEO的评选中,去年11月接任携程CEO的孙洁被评为TMT行业三位“最佳CEO”之一,她也是此类别中唯一的女性CEO。

采访中,孙洁谈及携程的使命,是把中国最好的文化带给世界,把世界最好的文明带给中国。尽管已占据中国线上旅游市场近半壁江山,但如果算上线下,携程还只占中国整体旅游市场5%-7% 的市场份额,携程任重道远。孙洁曾大胆预测,携程将在 2018 年达到总成交额破万亿元目标,比原定计划提早两年;到 2021 年时,成交额力争突破 2 万亿。

作为中国百亿美金市值互联网企业中唯一的女性CEO,孙洁于2005年离开美国硅谷加入携程,从CFO历任COO、联席总裁、再到CEO。她加入时携程仅仅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年,如今的市值已经从2005年的5亿美金增长了40多倍达到230亿美金。

文章表示,近年来中国电子商务的高速发展,为有能力的女性提供了更多职业发展的机会。女性正在中国企业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但中国企业的女性企业家却喜欢保持低调。

以下为彭博社原文:

携程CFO王肖璠当选为此行业类别三位“最佳CFO”之一。携程投资者关系团队当选为此行业类别三个“最佳投资者关系团队”之一,亓明轩位列三位“最佳投资者关系专业人士”之一。

图片 4

即使取得这样的成就,孙洁依然感受到互联网科技行业中的性别不平等。“最近我回硅谷参加了一次科技企业CEO的聚会,一些不熟悉的同行以为我是陪丈夫来的,”孙洁告诉《南华早报》,“尽管这并不是性别歧视,但是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你的角色依然只是某某人的妻子”。

“这一点与西方非常不同,西方成功企业家通常都喜欢在媒体上大肆宣传,但中国的女性企业家却更喜欢保持低调”。《澳大利亚人》举例了几位中国领先科技企业的女性企业家,其中特别回顾了携程CEO孙洁的职业发展历程。

几年前,孙洁与两位男同事一起走进东京的会议室去听潜在合作伙伴的演讲。作为社交礼节,落座前合作伙伴握着两位来自中国最大在线旅游网站的同事的手,一个劲儿地夸赞,而孙洁却被认成助理,无人理睬。“我是携程的CFO,却没人来跟我握手,他们跟两位男同事握手后转身就走了。”孙洁说。

这些,也从印证了女性在中国乃至全球互联网市场并不缺乏魅力与领导力。

以下为 FT 中文网专访文章原文:

为了消除互联网企业中的性别偏见,携程鼓励和培养女性员工担任领导角色,推出一系列针对女性员工的福利政策,包括近期引发热议的冻卵福利。携程近日宣布,将在公司内部拓宽生育基金的内容与使用范围,为中高级女性管理者提供10万元至200万元不等的费用,及不超过7天的带薪休假,使她们能享有冻卵等高科技辅助生育福利。

生于上海的孙洁80年代末期作为北京大学优秀学生代表赴美留学,佛罗里达大学毕业后前往硅谷,在四大会计事务所之一的毕马威从事审计工作。1997年,孙洁担任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美国应用材料公司SEC部门负责任人,向美国联邦证券委员会汇报公司运营情况。

作为中国上市的科技公司中最杰出的女性CEO,她有时依然因人们固有的性别歧视心生气愤,类似状况从美国硅谷到中国上海都碰到过。正是这些让她下定决心,不仅要建立一个的传承百年的国际公司,也要在国内推行利于女性就业的政策。

创立于美国的《机构投资者》杂志有50年悠久历史,是华尔街投资者不可或缺的月度新闻和分析来源,也是资本市场数据库和新兴市场电子商业信息的服务提供商。2017年的评选中,通过高管透明度、会议效率、投资者关系团队素质、公司资讯质量、沟通水准和财务披露六个维度全面评估入围的2510家企业。经过严格评选,45 家TMT行业企业进入最终名单。

在采访孙洁前,我向不同的人打听她,听到的最多一句评论是,“她人很 nice”,因此对见面时她的亲切和妥帖,我是有预备的,却没有料到,在握手寒暄后的五分钟里,我们已经分享起了育儿经。“你应该再生一个孩子,相信我,”她热切地看着我说,“留给孩子最好的东西不是财富,而是陪伴。”

“携程是继美国Facebook和苹果公司之后,国内首家为女性员工提供冻卵福利的科技公司。公司提供的辅助生育福利缓解了育龄女性的后顾之忧,这一政策推出后在公司内部收到了积极的反馈。”孙洁介绍说。携程的女性员工比例高于硅谷科技企业的平均水平,携程中层管理人员中有40%的女性,高层管理岗位也有三分之一的女性员工。

2005年,孙洁回国加入携程,接替携程创始人之一的沈南鹏,担任首席财务官。她历任携程旅行网CFO、COO、兼任联合总裁,2016年11月起担任首席执行官,同时加入公司董事会。

现在携程在国外市场名气不算很大,但孙洁相信,她会将携程从国内大型订票服务公司建设成全世界游客的一站式平台。也正因为这个承诺,她布局了高达14亿英镑(约为17.4亿美元)收购Skyscanner的交易。据彭博行业研究估计,在线订单仅占中国旅游市场的10%,但其中几乎80%的国际旅行都是通过携程订的。

而携程及团队高管获《机构投资者》认可,与自身业绩及高管的努力分不开。作为中国在线旅游市场中唯一盈利的企业,携程去年至今,不仅持续维持盈利态势,还成功在服务创新、技术创新上打造了行业领先的“标杆”,同时,在国际旅游生态圈布局上,携程在发力国际化的同时,还成功在二、三线市场赢得了年轻消费群体的青睐。

坐在我对面共进下午茶的孙洁,长发及肩,妆容精致,身材娇小,一袭目测只有S号的湖蓝色裙装穿在身上仍显宽松。这位“65 后”漂亮上海女人、两个孩子的妈妈,最近被携程(Ctrip)擢升为新任首席执行官,从而创下两个第一:中国一线互联网上市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全球上市 OTA (线上旅游)企业中第一位女性 CEO。她接掌的携程拥有 3 万名员工,逾 200 亿美元市值,是中国互联网旅游行业老大,全球第二。

当天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孙洁还阐述了携程在竞争激烈的OTA行业中,如何保持高速发展并实施国际化战略。“我希望团队保持危机感,从我2005年加入携程,每年都会有新的竞争对手,我们必须要居安思危,”孙洁说,“与此同时,中国在线旅游行业的市场占有率只有10%,携程还有很大的发展潜力。面对竞争我们要坚持‘以客户为中心’的核心价值观,服务能力是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

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员胡润表示,“中国女性占全世界女性人口的1/5,但全世界63%的成功女性企业家都是中国人。其他国家人都不能理解其中的原因,我想这应该得益于中国日益开放的经济和中国女性身上特有的企业家精神”。

中国正在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国际游客来源,每年出境人员达2亿人次,这给了携程不可撼动的地位。“中国游客很富有的。我们推出的最贵的定制旅游服务价格高达20万美元,在17秒就被抢售一空,”这位48岁的携程CEO说,“这让人们意识到中国游客的购买力多么强大。”

尤其是国际化。携程去年以来在印度、北美、欧洲均进行了投资。其中,11亿英镑收购天巡后,携程还有意在欧洲建立面向全球消费者的呼叫中心。在诸多利好因素推动下,携程成为中概股市场中的“明星企业”。

然而此刻,孙洁却在眼神熠熠地向我描述抚育两个孩子的乐趣。我不禁想起在采访了多位“妈妈 高管”女超人后,在她们身上发现的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极度高效,超级自律,体力旺盛,经营家庭与经营事业一样井井有条。所有这些,随着我和孙洁聊天的深入,在她身上一一得到印证。

孙洁还表示,保持行业专注度是应对市场竞争有利武器。“携程的投资不管在国内还是海外,都是和旅游业相关的,旅游业作为一个服务行业需要很大的专业度,”她说,“亚马逊的核心竞争优势是电子商务,谷歌的优势是前端搜索服务,携程的优势在于后端的服务”。

自从孙洁加入携程以来,她一直致力于推动女性员工的福利政策,同时还发起一系列培训项目,为女性员工职业发展赋能。2018年7月,携程成为首家为女性员工提供“冻卵”福利的大型中国科技企业,这一政策受到了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英国广播公司等国际媒体的广泛关注。

虽然孙洁从去年11月才开始担任CEO,但她先担任公司的CFO,然后做到COO兼联合总裁,早就在这个公司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在这段时间里,携程在印度的在线旅游网站MakeMyTrip上投资了1.8亿美元,希望在另一个新兴市场复制自己的成功。在2014年又买了自己的邮轮,成功进入邮轮市场。现在,它将目光瞄准中国中小城市,在那里在线规划行程还是个全新的概念。孙洁说,携程的市值在2020年将会翻三倍,超过Priceline现在的750亿美元。她预计在2021年,携程的平台能达到两万亿元(折合2910亿美元)的交易额。

对于孙洁本人来说,这也是继当选《福布斯》杂志封面人物、荣登“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后,孙洁获得的又一荣誉。此前,孙洁曾担任携程的CFO和COO,为携程进一步奠定市场领先地位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因此投资者对她熟悉又认可。

孙洁的任命或许在时机上稍显突然,但她作为接班人选,在行业观察者和携程员工看来,却毫不意外。在携程工作的十一年里,她担任过多个高管职位,晋升 CEO 是水到渠成。更重要的是,在过去四五年中,她一直是携程灵魂人物、创始人及前任 CEO 梁建章身边最得力的干将,梁建章对携程的再造,离不开她强大的执行力。

孙洁作为前任CFO和现任CEO也参与了携程近年来主要的收购和战略投资。2016年,携程收购了欧洲最大的机票搜索引擎Skyscanner ,投资了印度最大的在线旅游企业MakeMyTrip。2017年,携程收购了美国社交旅游网站Trip.com,并借助域名优势重点拓展在亚太地区的多语种服务,目前已经推出了英语、法语、俄语、日语、韩语等13种语言,并陆续在主要目的地开设了分公司。

“我注意到每年年底找我来谈升职加薪的都是男性员工,很少有女性员工会自己主动提出升职加薪,”孙洁在此前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了给携程更多女性员工“授之以渔”,孙洁带领携程女性高管定期给员工授课,分享她们的成长经历以及如何平衡家庭与事业。据统计,在携程旅行网的管理层中,女性高管占到了1/3。

”过去15年以来,携程已经证明了自己在做旅游产品方面遥遥领先,”汇丰的分析师曾琪说,“但五年时间,对于成长为全世界市值最大的公司这个目标来说,还是比较短的。”

根据孙洁的计划,携程定下的目标是在2018年实现1万亿人民币的GMV,并在2021年进一步实现2万亿人民币的GMV。从可见的未来,携程将继续在市场中展现实力,孙洁也将继续在中国互联网市场展现自己的实力。

孙洁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式的优秀生。她从上海中学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然后在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商学院留学,毕业后在美国工作和生活多年,履历极其出色。2005 年底她随夫回国,接任现已是著名风险投资人的沈南鹏出任携程首席财务官。彼时携程已成功登陆纳斯达克,在国内 OTA 行业的霸主地位如此稳固,以至于在 1999 年创立携程后就担任首席执行官的梁建章,很快将宣布自己的首次“隐退”——2006 年,梁建章将 CEO 头衔交给另一位创始人范敏,自己挂着董事局主席的头衔去到美国斯坦福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孙洁在首席财务官的位置上勤勉地工作了七年,加上“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公司没有人管的事情我都把它管起来”,到 2012 年,她被晋升为首席运营官。然而此时,中国 OTA 行业已是群雄逐鹿,携程的处境也已变得异常险峻,内部创新乏力,外部强敌环伺。同在 2012 年,梁建章临危受命走出书斋,重新出任 CEO。从这时起,他和她组成了一对黄金搭档:梁建章定战略、指方向,孙洁负责执行和带团队。在携程,他们被称作 James 和 Jane,连英文名字都押韵。

2018年,孙洁再次登上《财富》杂志年度全球“最具影响力商界女性“排行榜,该榜单每年评选出50位全球商界女性精英代表。

图片 5

“作为一个女性领导者,带领团队更上一层楼有很多优势。相对于个人成就而言我更强调团队,我们对未来世界范围内即将到来的机遇感到兴奋又期待。”孙洁表示。

“我跟 James 的配合非常默契,”孙洁说。“过去几年里,我们是每天最早到公司的两个人,七点半就到,我们会碰个头,把这一天大的事情商量一下,然后我就去负责执行。”

从中国到美国

“James 非常高瞻远瞩,他一个定举,我们团队就会大步跨越五到十年。而我会把团队组织好,把战线推得很严密。”

孙洁幼年时并没有想过自己以后会成为管理者,她的父母是化学工程师,兄弟姐妹是物理学家,孙洁似乎本应该呆在实验室里潜心学术。“当时,我看到我的兄弟姐妹们在实验室工作,我就想‘中国会变成一个强大的国家,但不止需要科学家的推动。’”她说。

这对搭档花了四年时间,让携程一洗颓势,在移动化和平台化上大步追赶后起之秀,在内部重唤企业家的狼性精神。近两年里,携程在资本市场频频出手,以投资入股的方式,把去哪儿、艺龙等昔日劲敌收编囊中,再度巩固在国内 OTA 行业的领先地位,最近更在海外市场展开一系列大手笔并购,成为全球互联网旅游市场一股令人瞩目的力量。以市值衡量,携程(220 亿美元)已超越此前的全球 OTA 行业老二 Expedia (170 亿美元),仅次于行业巨无霸 Priceline (700 亿美元)。

1987年,她进入北京大学攻读法律,看英文书籍开阔视野,最喜欢的是美国经典书目《飘》。她的语言功底让她有机会被安排为弗洛里达大学访问学者约瑟夫•利特的翻译。后来,利特帮孙洁进到自己的同事鲍德温的暑期项目,这个项目由他和他妻子南希负责教国际学生美国法。于是,20岁的孙洁第一次乘坐飞机,去往弗洛里达盖恩斯维尔,开启了自己的旅程。

或许是因为复出时的使命已达,或许是因为内心始终放不下的学者情结,梁建章选择再度“隐退”,把 CEO 头衔交给孙洁,只留任董事会主席。而据孙洁透露,这个决定,梁建章酝酿已久,只因孙洁觉得时机还未成熟,于是他们花了一年时间,让她承担起更多职责,逐渐走向前台,直至 2016 年底才对外公布。

图片 6

我问孙洁,梁建章的卸任被一些媒体解读为,在带领携程再度“登顶”、平定江湖之后,他可以放心地退居二线了。你怎么想?

孙洁的办公室在上海凌空SOHO,一栋由知名建筑师扎哈•哈迪德设计的充满未来主义风格的办公楼。她座位背后的墙上,绘着散落在希腊海滩上蓝色穹顶建筑的全景,置身于圣托里尼岛。

孙洁没有正面回答,却很有危机意识地说:“自从我进入这个公司,每年都在不断地攀登高峰,刚进来的时候是和 12580 竞争,然后是 114,然后是芒果网…… 每年都有新的人进来。团队一旦没有孜孜不倦,如履薄冰的精神,它一定会落后。”

而她少女时期的旅程,没这么异域风情却让人难以忘怀。“那时候我们经常去杂货店,我印象特别深有一次在那里差点哭出来,”她说,“我看到一排货架专门卖宠物食品,就想到当时在我们国家农村还有好多人根本没有东西吃。”

事实上,同是“65 后”的梁建章,将继续做那个把握携程大方向的人。孙洁说:“James 是四个‘I’。第一个‘I’是 international market,海外市场,我们会一起看;第二个‘I’是 innovation,他对创新一直很感兴趣;第三是 investment,对大的投资,他会把关;第四个和他的背景有关,IT,因为他是个 IT 男嘛。”携程员工也向我证实,在交接之后,James 和 Jane 几乎依然是每天最早到公司的两个人。

靠着大学期间擦桌子一小时赚3美元,1992年孙洁从商学院毕业并加入了毕马威做审计,然后到了Applied materials公司担任向美国联邦证券交易委员会和外部报告的部门负责人。当她丈夫把工作重心转移回中国,她结束了这份工作,于2005年加入携程担任CFO。

其实,就在梁建章此次卸任前的一个月,我刚刚采访过他。在那次采访中,他丝毫未提即将发生的人事变动,谈得最多的是两点:携程的国际化和内部创新。而在今年 1 月的年会上,孙洁提出的 2017 年核心任务也恰恰是这两点。看起来,在这两个战略方向上,携程高层高度一致。

图片 7

携程过去几年的国际化路径,被媒体戏称为全球范围里的“买买买”。从 2013 到 2016 年,据不完全统计,它已花费超过 20 亿美元于海外并购。每一笔交易背后,能读出携程不同角度的战略思考。比如,孙洁说,这几年欧洲市场相对萎靡,中国人赴美流量增长迅速,于是携程在去年 10 月与美国领先的三大旅行社途风、海鸥、纵横达成战略投资与合作协议,一举占领 50% 以上的中国游客赴美地接市场。再比如,携程在去年 1 月以 1.8 亿美元收购印度最大旅游企业 MakeMyTrip,是因为看好印度更年轻的人口结构。

(员工在携程总部工作)

就在此次交接前几天,携程再以 14 亿英镑收购总部位于英国爱丁堡、全球最大机票搜索平台之一的天巡(Skyscanner)。外界将其戏称为梁建章卸任前送给孙洁的“大礼包”。相比于此前的交易,这次收购不仅手笔更大,也显示出携程已不再满足于在某一个地区服务某一个人群,它已怀揣覆盖全球市场的野心,以及与世界一流企业对接的胆识。

如果孙洁成功将携程引领成科技巨头之一,她以后就再也不会被错认成秘书了。毕马威的前同事,现任阿里巴巴集团CFO武卫,评价她的好友:不仅开辟了女性领导者的先河,更重要的是展现了中国企业如何运营。武卫说:“名留青史的必不是为青年铺好道路的人,而是为未来培养有为青年的人。”

携程的海外出征,对于毕业于美国商学院、英语流利、有着硅谷工作经历的孙洁而言,是绝佳的用武之地。她身边的同事告诉我,每次谈判,孙洁只带一位财务和一位法务,三位娇小的女性坐在一侧,面对对方清一色西装革履、有时能多达二十多位的男性高管。她的友善、强大的沟通力和对数字的把控力,每每成为制胜法宝。

更大的舞台

那么,谁会成为携程的下一个海外并购目标?我问。

在孙洁口中,Priceline和携程是“非常好的合作伙伴”,可以共享客房等资源,同时也存在竞争关系。此外,中国的旅游业随着众多竞争者的进入变得越来越难做。对此,携程的策略是开发中国二三线甚至三四线的市场。2016年,携程收购了在二三线城市有5000多家门店的百事通旅行社,同时也打算将品牌拓展到韩国等其他亚洲国家。

“我觉得接下来可能是要练内功了,因为这些投资对我们来说,步伐都是迈得满大的,我们需要把我们最好的服务嫁接上去。外部如果有机会,可能是可遇不可求,但是永远不会成为我们主要的成长趋势,它只是一个互补,”孙洁说。

孙洁已经准备好将团队推向更大的舞台,会让每个主管都用英文做展示。“携程的主要市场还是在亚太地区,”晨星投资公司分析师Marie孙说。“所以在短期时间内携程和Priceline不存在太多竞争。”

尽管已占据中国线上旅游市场近半壁江山——中国人每在旅游网站上花费 100 元,就有超过 40 元花在携程,但如果算上线下,携程还只占中国整体旅游市场5%-7% 的市场份额,这让它看到了巨大的增长空间。孙洁在今年年会上就大胆预测,携程将在 2018 年达到总成交额破万亿元目标,比原定计划提早两年;到 2021 年时,成交额力争突破 2 万亿。考虑到中国人财富的迅速增长、出境游市场的火爆——中国自 2012 年起就已是全球最大境外旅游消费国——这一目标似乎并不遥远。

图片 8

下午茶时间已经过半,我瞥了一眼摆在我们面前的几盘茶点,却还丝毫未动。孙洁或许是忙于讲述,或许是对甜食有着习惯性的漠视。她说话时带着软糯的上海口音,态度谦和,受到夸赞时,会像小女生般害羞地连连摆手,完全没有强势感。听她的下属说,连续几天里她接受了好几个采访,相信这些问题已回答过多遍,但我没有听出一丝疲惫和敷衍。我能感觉到在她纤细的身体中,暗藏着一股强大的掌控力,对外界,更是对自己。

让女性能安心工作,孙洁觉得这也将是成功的关键。毛泽东曾说,妇女撑起半边天。然而根据彭博的数据显示,现在只有1.4%的中国上市公司有女性CEO。

我问她,在一份疯狂的工作之外,经营一个家庭并养育两个孩子,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携程的战略、财务、投资关系和运营的管理者都是女性。在他们上海总部附近有一家日托中心,孩子们可以在那里睡个觉,做手工,玩火箭玩具等等。“因为中国女性常常都希望能回归家庭抚养孩子,我们就在附近偏远一点的办公室建了这么一个日托中心满足需求。”

她说:“早晨孩子还没起来我就起床了,到公司把一天的事情安排好,时间都是以分钟来计算的。到下午 6 点、6 点半的时候,我会把晚上要干的活带上,回家和孩子们,和我先生一起吃个晚饭,聊一聊。等孩子们都睡了,晚上 9 点到 12 点,刚好是欧洲的上午,美国刚刚开始,我就处理公司的国际业务。我比较幸运的是,只要睡上三四个小时,就能完全恢复体力。”

坐在桌前,上海虹桥机场全貌尽收眼底。1989年,就是在这里,她离开祖国,奔赴他乡。“作为女性领导者,你常常觉得肩负着太多责任。”孙洁这样说道,“给予的越多,期望更高,责任也更大。”

我不禁笑了起来,看起来,大多数女超人对这个问题的解决方案是一样的:无他,唯少睡尔。她们保持体力的方式通常也一样:运动。孙洁是个马拉松爱好者,每年都要做一样挑战自己极限的事情,比如跑一个全马,爬一次乞力马扎罗山。

我想起她的好口碑,于是问她,如何在做一个好人的同时,让人服你的管?

孙洁认为表率作用很重要。我接触到的携程员工私下也都承认,James 和 Jane 应该是全公司最勤奋的两个人。还有一点,她认为,是女性领导者才会有的特质,那就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一边,优先考虑团队。“James 一年前就让我接任 CEO,如果换成一个男孩子,可能很快就接起来了,但我首先考虑的不是我自己,而是什么时候这么做对团队最好。”

但携程员工非常年轻,平均年龄不到 26 岁。对于这些难搞的“90 后”,老板若只讲埋头苦干和自我牺牲,恐怕感召力有限,更要有激励制度的配合。“内部我们有一个“baby tiger (小老虎)”项目,就是成立一个一个小的 BU (事业部),每一个我们都把它当做是一个公司,给它配备 CEO,CFO,让它们承担起相当于上市公司的职责。这样的机制,能让团队保持激情和孜孜不倦的拼搏精神。”

这些年轻人们爆发出的创新力和潜力,也不断地让她感到惊讶。“我指标派下去,从来没有商量的余地。他们说,‘Jane,你给我们的目标永远是 mission impossible’。但是这些不可能的目标,他们每年都能超额完成。”

数字之外,也要讲人性。携程对于年轻员工生活上的关照,带有很强的梁建章风格。曾中断事业回到学校念人口经济学博士的梁建章,一直呼吁中国终结计划生育政策,全面放开生育甚至鼓励多生。还在一胎制时,携程员工如生二胎,就能获得公司的无息贷款。现在员工生孩子能得到 8000 元礼金,孕妇坐出租车还能报销。最让孙洁津津乐道的是,携程在上海总部大楼里拿出 800 平米做了一个托儿所,员工早晨上班时把孩子放进去,中午可以一起吃饭,晚上遇到加班,还可以请阿姨多看管一阵。

“我自己碰到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跑去和小朋友们一起吃个中饭,吃完心情就好了!”孙洁乐呵呵地说。

于是话题又转回到了孩子。如果说在梁建章身上,我看到的是商场上杀伐决断的老练和冷峻,那么在孙洁身上,我感受到的是柔软的母性和人情味。这一对搭档,果然有着天然而强大的互补。

在他们身上,我又发现一个极有趣的共同点。携程所在的旅游产业说到底是个服务业,两人在和我的采访中也都说到,这个行业利润率低,赚的是服侍人的辛苦钱,但他们的心气却同样的高,格局都出奇的大。梁建章对我说,旅游是人类唯一昂贵的精神需求,因此他判断旅游业将成为仅次于健康之后人类最重要的产业。孙洁则告诉我,携程肩负的使命,是把中国最好的文化带给世界,把世界最好的文明带给中国。

“我鼓励每一个员工,我们的工作不仅是订一张机票,订一个房,而是在促进文化的交流,促进世界的交流,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情,”她说。

没错,这是一个所有人都开始讲情怀的时代。但讲些情怀,总好过一味逐利。我相信一家企业领导者的视野,决定这家企业的格局。看着孙洁热诚的眼神,我也愿意相信,这是携程未来的方向。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网址发布于财经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肖璠分别得到亚洲拔尖首席推行官,携程的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