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出手布局,阿里人掌舵天弘基金

2019-11-24 09:01栏目:www.55402.com
TAG:

  近日,天弘基金董事长将由阿里高管接任的消息在基金圈内沸腾起来。消息称,天弘基金董事长已经从李琦变更为井贤栋,后者系阿里集团关联企业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

井贤栋卸任天弘基金董事长,胡晓明接棒“后余额宝时代”

2019年10月15日,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胡晓明将出任天弘基金董事长,前任董事长井贤栋因“工作原因”不再担任,不再担任日期是2019年10月8日。  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表示,“井贤栋先生任职期间,领导公司董事会加强对公司的战略指导,天弘基金确定了更加清晰和面向未来的差异化、特色化战略布局。通过持续创新发展,天弘基金现为6亿多持有人、超过万亿的资产提供稳健、普惠的理财服务,公司对井贤栋先生为天弘基金做出的卓越贡献表示深深的感谢!”  上述变更事项,经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并已按有关规定履行备案手续。  公开资料显示,胡晓明为现任蚂蚁金服总裁,曾在中国建设银行及中国光大银行等金融机构任职,2005年6月加入阿里巴巴集团,先后在支付宝、阿里金融、蚂蚁金服担任重要职务。2009年,胡晓明在阿里巴巴内部创业,创建阿里金融,利用大数据技术为小微企业提供信贷服务,第一次让信用替代了抵押。2014年11月,胡晓明出任阿里云总裁。2018年11月29日,蚂蚁金服宣布组织架构升级,胡晓明出任蚂蚁金服集团总裁,向董事长兼CEO井贤栋汇报。  而井贤栋为现任阿里巴巴合伙人、蚂蚁金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井贤栋于2007年加入阿里,此后两年曾先后担任阿里资深财务总监、副总裁。2009年9月起,井贤栋担任支付宝首席财务官。2014年10月起,担任蚂蚁金服首席运营官。2015年6月起,担任蚂蚁金服总裁。2016年10月出任蚂蚁金服首席执行官。2018年4月出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并兼任首席执行官。  天弘基金为经中国证监会批准设立的全国性公募基金管理公司之一。2013年,天弘基金与支付宝合作推出余额宝,是天弘余额宝货币市场基金管理人。余额宝是较早的互联网货币基金,专为支付宝定制,目前仍是中国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目前,共有约6亿人加入天弘余额宝。  财经网从天眼查上获知,天弘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11月8日,注册资本约5.14亿元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基金募集、基金销售、资产管理等,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为其大股东。  财经网注意到,截至发稿,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仍为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井贤栋。

  本报记者 包慧 杭州报道

  ⊙记者 赵明超 ○编辑 张亦文

  虽然天弘基金还未发布高管变更公告,但《经济参考报》记者发现,早在今年2月27日,公司发布的《天弘增益宝货币市场基金招募说明书》中就显示,天弘基金的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井贤栋(拟任)。

江山代有人才出。在入主天弘基金4年后,蚂蚁金服对其进行了高管调整。

  在控股和收购之后,阿里系向旗下的天弘基金和恒生集团输送了两位董事长。

  没有人能阻挡住余额宝规模急剧膨胀的势头了!1853亿元余音未了,2500亿元就在眼前,仅仅半个月时间,余额宝规模就迅猛增加了650亿元。这也使得天弘基金资金管理规模达到2600亿元左右,超越原先行业老大华夏基金[微博],成为国内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

  掌控再加码 阿里输送董事长

10月15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井贤栋因“工作原因”卸任董事长,继任者为胡晓明。

  4月1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获悉,阿里集团关联企业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蚂蚁金服”)首席运营官井贤栋已接任天弘基金董事长,原董事长李琦已离任。

  余额宝规模达2500亿元

  根据天弘增益宝货币市场基金招募说明书显示,井贤栋为公司董事长,硕士研究生。历任太古饮料有限公司旗下装瓶厂或业务单元的财务总监、广州百事可乐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阿里巴巴[微博](中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财务副总裁、支付宝[微博](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现任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

井贤栋“功成身退”

  阿里系进驻的并非天弘基金一家。去年9月,马云[微博]个人控股的浙江融信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浙江融信”)收购恒生集团获商务部反垄断局批准后,阿里系高管也接管了恒生电子(600570.SH)的控股股东杭州恒生电子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生集团”)。

  天弘基金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月15日,天弘基金余额宝规模已超过2500亿元,客户数超过4900万户。在进入2014年的短短15天内,天弘基金余额宝新增了600万名用户,规模增加650亿元,平均每分钟净申购达300万元。根据彭博资讯数据,天弘增利宝基金的规模目前在全球货币基金中可排名第14位。

  此前一天,即2月26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增资扩股相关工商变更登记完成,浙江蚂蚁小微金服持有天弘基金股权比例为51%,为第一大控股股东。

这是一份“迟到”了一个礼拜的人事变动公告,井贤栋的离任时间定格在10月8日。官宣的“工作原因”如何理解?天弘基金方面并未多言,相关负责人仅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告为准。”

  除原蚂蚁金服首席风险官胡晓明任职恒生集团董事长之外,胡晓明、井贤栋、程立、张东晖四位阿里系高管均进入恒生电子董事会。

  天弘基金表示,余额宝运作的模式非常成功,主要有几个方面原因:首先是余额宝的嵌入直销模式,把基金申购赎回和收益分配等运作环节,与电商平台上的客户体验有效地结合在一起,使基金充分地利用电商平台的优势;其次是阿里的平台资源和电商经验,注重客户体验;其次是产品功能、定位的回归与突破,借助互联网平台、互联网技术、海量客户带来的成本优势,实现了货币基金客户定位的回归,让小资金账户可以实现较高收益的投资;最后就是天弘基金的产品创新能力和投资管理能力,高收益是吸引用户的根本所在。

  增资扩股完成后第二天,2月27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经股东会审议通过后,公司的董事会董事发生更换,其中,井贤栋、袁雷鸣、屠剑威、张军和贺强均为新任董事,而上届董事会成员中的李琦、杨立山和杨志明不再担任董事职务。其中,井贤栋为蚂蚁金服首席运营官,袁雷鸣为蚂蚁金服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屠剑威为蚂蚁金服法务及合规部资深总监。

在公告的末尾,天弘基金对这位老领导的贡献表达了敬意:“井贤栋先生任职期间,领导公司董事会加强对公司的战略指导,天弘基金确定了更加清晰和面向未来的差异化、特色化战略布局。通过持续创新发展,天弘基金现为6亿多持有人、超过万亿的资产提供稳健、普惠的理财服务,公司对井贤栋先生为天弘基金做出的卓越贡献表示深深的感谢!”

  天弘基金和恒生电子均为阿里旗下互联网金融的代表企业。天弘基金“余额宝[微博]”现为中国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开启了互联网余额理财产品“宝宝系”之风潮。

  或成国内基金公司老大

  对于井贤栋空降天弘基金一事,业内认为,在蚂蚁金服成功控股天弘基金之后,向其派任董事长是顺理成章的事,这也意味着蚂蚁金服对于天弘基金的掌控正在进一步加深。此举也会给两者在互联网业务上的创新和突破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但另一方面,新任董事长井贤栋能否与现任总经理阿里出手布局,阿里人掌舵天弘基金。郭树强率领的团队顺利搭班还有待考验。

由大股东委派董事长,是公募行业的惯例。2015年2月,时任蚂蚁金服首席运营官的井贤栋出任天弘基金董事长,便是阿里巴巴入主后落下的一颗棋子。彼时,蚂蚁金服刚通过出资2.62亿元,获得天弘基金51%的控股权。

  作为传统金融机构交易、清算系统的核心提供商,恒生电子不仅在基金、券商、保险、信托资管核心市场占据领先地位,更加速在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投资,其布局重心放在互联网证券、互联网期货、大数据与云端服务业务上。

  海通证券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华夏基金公司总规模为2308亿元,其规模排名行业第一,天弘基金以1943亿元排名第二。在短短15天后,天弘基金管理规模再度增加650亿元,或许已经成为国内资金管理规模最大的基金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郭树强曾于1998年7月至2011年5月在华夏基金[微博]历任交易主管、基金经理、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机构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公司管委会委员、公司总经理助理。2011年9月2日起加入天弘基金,担任公司总经理、投资总监。

后续的故事众所周知,搭上蚂蚁金服的天弘基金混得风生水起。借助支付宝平台,天弘余额宝规模一路飙升,在2018年的巅峰时期曾达到1.69万亿元。井贤栋的离任,也算是功成身退。尽管不再执掌天弘基金,他仍担任蚂蚁金服董事长兼CEO。

  4月14日,主营P2P网贷系统定制的融都科技在杭州宣布,获得恒生电子和其关联法人宁波云汉投资管理合伙企业6600余万元的战略投资。对于此次战略投资,恒生电子表示,互联网金融是恒生电子未来发展的核心之一。

  从2013年6月13日余额宝推出至今,截至11月中旬,在短短5个月时间,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一跃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基金,并在2013年末以1853亿元的总规模,使得天弘成功超越了嘉实、易方达和南方等深耕基金业十几年的老牌公司。

  产品结构畸形 盈利弹性不足

开启“胡晓明时代”

  天弘基金高管团队稳定

  对于中国基金业来说,华夏基金具有标杆性意义,在业界元老范勇宏带领下,华夏基金旗下曾有号称公募基金经理一哥的王亚伟,自2007年至今,资产管理规模始终是业内第一。值得一提的是,天弘基金现任总经理郭树强,早在1998年就加入了华夏基金,历任交易主管、基金经理、研究总监、机构投资总监、公司总经理助理等,直至2011年8月加入天弘基金,担任天弘基金总经理。

  最近几年,天弘基金故事不断。2013年之前,天弘基金还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基金公司。2012年底时,天弘基金的资产规模仅有99.5亿元,在7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50位。2013年6月,天弘基金与支付宝合作推出余额宝[微博],依靠对接余额宝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的野蛮增长,公司规模突飞猛进,一跃成为行业老大。但是缺少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基金,过度依赖货币基金的畸形产品结构,让天弘基金整体盈利弹性不足,特别是在大牛行情中,与其它大基金公司相比,盈利能力明显偏弱。

接棒井贤栋的胡晓明,也是一位阿里巴巴的“老人”。曾在建设银行(行情601939,诊股)及光大银行(行情601818,诊股)等金融机构任职,自2005年6月加入阿里巴巴以来,先后在支付宝、阿里金融、蚂蚁金服担任重要职务。

  4月15日,天弘基金相关负责人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公司董事长确实已经变更为井贤栋,对于公司没有公告披露的原因,天弘基金解释称是因为董事长变更不是强制披露事项。

  不过,与余额宝规模狂飙突进相比的是,天弘基金旗下其他类型基金规模止步不前。数据显示,在余额宝诞生以前,天弘基金旗下基金管理总规模仅有100亿元左右;2013年三季度末,天弘基金总规模为686亿元,其中余额宝规模为556亿元,和前一季度变化不大;到了2013年底,天弘基金管理总规模为1963亿元,余额宝管理规模为1853亿元,除了余额宝以外的资产管理规模依然只有110亿元左右。而华夏基金、嘉实基金和易方达基金[微博]等旗下股票型基金和混合型基金合计均超过1000亿元,其中华夏基金合计超过1300亿元。由于货币基金管理费率较低,给基金公司带来的利润要远低于偏股基金。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天弘基金旗下共有基金产品21日,其中,货币市场型基金有4只,规模合计7135.97亿元,占比高达97.48%;债券型基金有8只,规模合计65.02亿元,占比0.89%;混合型基金有4只,规模合计103.77亿元,占比1.42%;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基金有5只,规模为15.36亿元,占比仅为0.21%。

去年底,因“阿里云原总裁”身份广为人知的胡晓明,宣布出任蚂蚁金服总裁,主要负责财富、微贷、保险、芝麻事业部、大安全以及全面风险管理等重要板块工作。

  前述负责人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除了董事会之外,天弘基金的高管团队并没有发生变化。

  然而,当余额宝规模达到2500亿之后,巨大的规模带来的利润随之可观。余额宝管理费及销售服务费的年化费率为0.55%,其中管理费为0.3%。根据测算,即使余额宝规模稳定在2500亿元,管理费年度收入就高达7.5亿元。

  从公司资产规模来看,截至2015年一季度末,天弘基金以7318.5亿元的规模在94家基金公司中排名第1位。与排名第2位的3346.8亿元的华夏基金、排名第3位的2544.2亿元的工银瑞信[微博]、排名第4位的2520亿元的嘉实基金、排名第5位的2351.9亿元的易方达基金[微博]相比,已遥遥领先。

胡晓明的回归,在互联网圈引起不小的轰动。但在内部人士看来,胡晓明既懂金融,又懂技术,只要继续施展他最擅长的用“技术拓展商业边界”的手法,即可给蚂蚁金服带来新的惊喜。

  在股权变更登记完成之后的一天,蚂蚁金服作为新晋控股大股东,即获得天弘基金的三个董事会席位。

阿里出手布局,阿里人掌舵天弘基金。  但从公司利润来看,据基金年报显示,天弘基金2014年实现利润合计253亿元,在所有基金公司中排名第5位,其中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一只产品就实现利润240亿元,占比高达94.9%。华夏基金以506亿元的利润总额成为最赚钱的基金公司,嘉实基金以394亿元的利润排名第2,易方达基金以267亿元的利润排名第3,南方基金以254亿元的利润排名第4。

井贤栋在邮件中表示:“期待孙权的回归将为蚂蚁的普惠金融发展、信用体系建设带来新的突破,更好地推动蚂蚁金融科技的开放合作。”

  2月26日,天弘基金公告称增资扩股的相关工商登记已完成,公司注册资本由1.8亿元增至5.143亿元。增资后新的股权结构为:蚂蚁金服持股51%,天津信托、内蒙君正、芜湖高新的持股比例分别为16.8%、15.6%和5.6%。此外,员工持股比例合计为11%。

  从中不难看出,虽然从规模上来说,天弘基金稳居第一,但从盈利能力上来看,却与行业第一相差甚远。

此次让位天弘基金董事长,或许代表着井贤栋对胡晓明的信任和认可。不过,胡晓明时代,天弘基金面临的挑战不容小觑。

  2月27日,天弘基金发布公告称,经股东会审议通过后,公司的董事会董事发生更换,其中,井贤栋、袁雷鸣、屠剑威、永利皇宫登录网址,张军和贺强均为新任董事,而上届董事会成员中的李琦、杨立山和杨志明不再担任董事职务。

  投研团队实力不足 模式复制神话难造

作为“宝宝类货基鼻祖”,近年来天弘余额宝的发展遇到了瓶颈。尽管目前仍是中国规模最大的货基,在早前限购和分流的影响下,天弘余额宝的规模已从2018年一季度末的1.69万亿元,降至今年二季度末的1.03万亿元。加之货基收益率持续走低,天弘余额宝的投资吸引力有所减弱。

  其中,井贤栋为蚂蚁金服首席运营官,袁雷鸣为蚂蚁金服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屠剑威为蚂蚁金服法务及合规部资深总监。

  缺少主动管理的股票型基金,过度依赖货币基金的畸形产品结构,反映出来的是天弘基金在投研团队上的实力不足。

“后余额宝时代”的天弘基金,需要更多样化的发展。胡晓明的到来,无疑给外界带来了新的期待。

  阿里系四高管任恒生电子董事

  特别是在今年以来沪指大涨近4成的背景下,公司仅有的几只股票型基金产品业绩已跌入第三梯队,牛市的风口中掉队前行,虽然在新基金发行上不断发力,但被动管理型产品扎堆,即使复制当年的余额宝模式,也难现规模神话。公司投研的短板效应已经显现,并严重制约着下一步的发展和创新。

23位董事长年内离任

  根据恒生电子公告显示,恒生电子董事会于2014年10月14日表决通过了《关于增补暨选举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的议案》,阿里系的四位高管成为恒生电子的董事。

  据Wind数据显示,天弘基金旗下共有基金产品21只,基金经理仅有7人,平均每人管理着3只产品。

铁打的基金公司,流水的董事长。今年以来,六分之一的基金公司变更了掌舵人。

  进入恒生电子董事会的胡晓明、井贤栋、程立、张东晖这四位阿里系高管,胡晓明原为蚂蚁金服首席风险官,现为阿里巴巴[微博]集团副总裁、阿里云事业群总裁;井贤栋原为蚂蚁金服首席财务官,现为蚂蚁金服首席运营官;程立现任蚂蚁金服首席技术官;张东晖于2010年加入阿里巴巴,参与大数据处理平台、云计算平台的研发工作,任总监和研究员。

  其中,2011年7月加盟天弘基金的陈钢,现任公司副总经理、固定收益总监兼固定收益部总经理,此外还“一拖七”,担任着天弘永利债券、天弘添利分级、天弘丰利、天弘债券型发起式证券投资基金、天弘同利分级、天弘稳利定期开放、天弘弘利的基金经理。而公司旗下几只主动管理的基金产品多集中在肖志刚手下。肖志刚于2013年8月加盟天弘基金,现任公司投资研究部总经理,天弘精选、天弘永定成长、天弘周期策略、天弘云端生活优选的基金经理。

据Wind统计,截至10月15日,年内已有23家基金公司董事长离任,大致分为退休或任期届满、股东方安排、公司业务发展需要、个人原因等四种情况。

  去年6月,收购恒生集团的主体公司浙江融信某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曾强调,浙江融信是马云个人控股的公司,不存在VIE结构,浙江融信与阿里集团、蚂蚁金服之间都没有股权关系。

  从产品业绩来看,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4月22日,天弘周期策略今年以来以36.47%的收益率在416只普通股票型基金中排名第342位,天弘永定成长今年以来以33.49%的收益率在416只同类产品中排名第363位,均跌入第三梯队,与高居榜首的汇添富移动互联取得的106.72%的收益率相比,相去甚远。天弘精选今年以来以40.17%的收益率在172只偏股混合型基金中排名第95位。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马云个人持有浙江融信99.1365%股份,其余0.8635%为谢世煌持有,谢世煌为阿里巴巴集团的联合创始人。

  今年以来,天弘基金在新产品发行上不断发力,截至目前已经发行了5只新基金,包括1月20日成立的被动指数型基金天弘沪深300和天弘中证500,天弘瑞利分级债券型基金,3月6日成立的另一只货币市场基金天弘增益宝以及3月17只成立的灵活配置型基金天弘云瑞生活优选。

  而对于浙江融信收购恒生集团的原因,浙江融信相关负责人解释称,是因为特别看好互联网金融潮下的金融IT服务业,通过投资进入市场,分享其发展机遇。另一个原因是,恒生的股东很分散,公司治理结构并非很合理,收购控股后反而可以提高公司治理效率,释放其潜力。

  从中不难看出,这5只新基金多为被动管理型产品,这被业内解读为与公司投研团队实力不足有关。而从募集规模来看,只有天弘云瑞生活优选以16.6亿元居多,其余产品均少于10亿元,同样为货币基金,并由余额宝基金经理王登峰掌舵的天弘增益宝只有2亿元,余额宝式的规模神话难造。

  虽然浙江融信为马云个人控股公司,但阿里系高管的集体入驻显示,收购恒生集团显然与阿里巴巴集团之间存在密不可分的联系。(编辑 马春园)

版权声明:本文由永利皇宫登录网址发布于www.55402.com,转载请注明出处:阿里出手布局,阿里人掌舵天弘基金